柳州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成长 >

指向你的刀锋 60

时间:2019-10-29 19:04:58
指向你的刀锋 60

  “报告!百夫长阁下!守备内的德玛西亚骑兵全部剿杀,我们损失二十六名战友。”
  小圆阵的后排,有人向德莱厄斯报告守备内的情况。
  不光是德莱厄斯,圆阵里其他的残兵们也都听得清清楚楚,这无疑是给他们再次打上一记强心针,让他们激昂奋发的精神再度倍受鼓舞。
  德莱厄斯露出一丝满意狞笑,这一切的发展简直出乎他意料的顺利。
  士气高昂的七百人,对抗士气低靡、体力略损的一千多人,未尝不能一战。
  “通告大统领阁下,调集所有兵力到前线!”
  德莱厄斯看了前方略微发抖的德玛西亚步兵一眼,稍微转头大声吼道。
  “现在是迎面反击的时刻了!!!”

  呐喊声和嚎叫声渐渐的盖过了雷雨声,诺克萨斯人们一鼓作气冲出守备,与站在最前排的德莱厄斯等人汇合,迅速形成一个巨大的方阵发起冲锋。
  盖伦拉动缰绳,脚扯马镫,意图冲到前线。
  “阁下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在盖伦旁边的威斯克大声喊道。
  “我得带头冲锋,提升他们的士气……”
  “我们需要保存体力,尤其是你。”威斯克说道,“那边带头的大汉虽然气势逼人,但也只是个士兵而已,万一你倒下了,我们就完蛋了。”
  “在敌人士气正猛的时候,应当先后退几分,待到他们士气殆尽吗?”盖伦怒目圆睁,大声喊道,“那你是要我眼睁睁看着前排的弟兄们被他们杀掉?而且照这个势头打下去,他们的士气何时才能殆尽?”
  前列的怒吼和惨叫此起彼伏,德玛西亚士兵在士气如虹的诺克萨斯士兵冲击下,只能缓缓撤退,并且留下许多德玛西亚士兵的尸体。

  “那也只能选择第一个方法,”威斯克不紧不慢,十足一副长者的口吻教育道,“越是劣势,越要冷静。”
  “可恶……”盖伦深深吸了口气,狠狠将心中的那丝不情愿压了下去。
  盖伦明白自己是将军,作为将军,在战场上很多情况都是身不由己的。尤其是在执行一些舍弃同伴的抉择时,并不是他没有感情,而是他必须那么做。
  以职责为重,以大局为重。
  从小到大,他的父亲都是这么教育到他。经过二十多年的熏陶,他也深深的理解到了父亲的良苦用心,以及成大事者价值观取向的必要性。但矛盾的是,履行职责、保全大局总让他感到万分痛苦。无论是杀人,还是看着朋友被杀。
  盖伦别无选择。

  雨势小了很多,但是地面的厮杀却更加激烈了。
  就在这时,在战场数百米开外,有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扬蹄飞奔,并以极快的速度朝战场冲来。那骏马之上,似乎有一个娇小的红黑色身影,但是由于雨雾的遮掩,再加上马速太快,竟难以看清。
  只消几秒,那飞快的骏马就已经拉近了一百多米的距离了!这时,已经有不少诺克萨斯士兵注意到这突然插入战场的不明人物了。
  “报告大统领阁下!有来历不明者接近我军左翼!!!”有士兵高声喊道。
  “那是……铁血战马?”大统领一眼认出了马匹,“来人不是敌人!!!不要伤了他!!!”
  大统领的命令虽已说出,但由于骏马的速度太快。已经有数根长矛从士兵堆中飞起,迅速的划破雨雾朝外来者窜去。
  外来者抬手轻磕马首,红色骏马立刻低下头来。

  瞬步!!!
  数根长矛从俯首的骏马背脊上穿过,而骏马身上却已经不见那娇小的身影。
  “呜呼呼呼!!!”感觉到背上的主人离去,骏马放慢了速度渐渐停下来,大口的喘气,看来是累得够戗。
  而那外来者去了哪儿?
  “踏!!!”城门的前上方,这里正是盖伦之前掷到城墙上的军旗。而在飘飘军旗的旗杆上,有一个冷艳的少女稳稳蹲在那里。
  整个战场仿佛都为之所动,所有男人纷纷暂停手上的动作,目瞪口呆的看向那高高在上的少女。一时之间,甚至忘记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。
  少女长长红发被雨水浸湿,紧紧的缠在凹凸有致的身体上,黑色皮衣上面泛着雨水的粼光,而她漂亮的脸上却是一副阴狠的表情。
  “盖伦……”她美目中流露着怒色,咬牙轻声。挥手一道刃光闪过,被她踏在脚下的军旗前端被斩断,带着半截断木的蓝色旗帜随着雨雾从高高的城门上坠落下去。

  远在德玛西亚军队中列的盖伦也看到了这一幕,他惊讶的发现,那少女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而那目光中似乎又带着几分愤怒的神色。
  “卡特琳娜……”盖伦试探性的自言自语,杜克卡奥家的红发千金,昨夜刺杀自己的刺客,应该长春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好就是那蹲在半截旗杆上的少女了。
  尽管知道那是自己的敌人,而十分奇怪的是,盖伦对她竟然生不出一丝敌意。是因为她是第一个女性敌人吗?还是因为她很漂亮?盖伦完全不清楚,但盖伦唯一清楚的是,此刻蹲在半截军旗上,手持双匕傲视战场的姿态美极了,简直像是幻想小说里的女主角一般。
  “将军阁下。”威斯克注意到了盖伦略痴的神情,他略微皱了皱眉,轻声喊道。
  “抱歉……”盖伦立刻转头,试图掩饰刚才的失态,不过相比于其他的士兵,他的表现算是好得多的了。
武汉哪里治疗儿童癫痫好olor:#e5e5e5;" />  如此倾国倾城的美人突然出现在战场上,而且还是在那么显眼的位置上,没有人不会将惊奇的目光在那儿停驻几秒。
  “战场上……”一名德玛西亚士兵看的呆了,“怎么会有女人?”
  “而且还是那么漂亮的……”另一名德玛西亚士兵喃喃。
  德莱厄斯收回停留一瞬的目光,狞笑着抽起巨斧欲图斩杀面前呆滞的德玛西亚士兵。

  而且,她还是诺克萨斯人。
  卡特眼中闪过一丝锐利,她踏动半截旗杆,发动瞬步消失。
  顷刻间城门上的少女不见,只有受力不停摇摆的半截木杆。
  一把匕首从空中极快的下降,直至迅速刺中一名德玛西亚士兵的颈子。
  在下一瞬间,一个靓丽的红色身影站在那被刺的德玛西亚士兵前,迅速抽手拔出那把匕首。
  “噗呲!!!”鲜血飞溅的那一刻,仿佛一切被暂停的时间都恢复了原状。
  瞬息之间,她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冲进了战场的最前线!
  那士兵瞪大了眼睛,之前所仰望的美丽身影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,并且毫不犹豫的夺去了他的性命。
  “哼!”卡特冷冷的看着那士兵无力的躺倒,挥手将匕首投掷向另一名德玛西亚士兵。
  玫瑰虽美,棘刺致命。

  “那个女人!是敌人!!!”
  “杀了她!!!”
  “别傻站着!!!”
女性癫痫能生孩子吗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“呜哇啊!!!”
  德玛西亚士兵们很快就意识到,他们陷入了可怕的危机中,那红发少女并不是动人的女神,而是嗜血的恶魔。
  而看到如此美丽强大的少女加入己方的势力,倒是令诺克萨斯士兵们的士气更加振奋了几分,呐喊的和厮杀再次响起,双方因意外状况停滞数秒的战争继续爆发。
  “你就是那个刺客吧?”德莱厄斯抽斧甩飞一个德玛西亚士兵的脑袋,朝卡特喊道。
  卡特瞪了德莱厄斯一眼,猛然抬腿踹到一个德玛西亚士兵的胯裆。

  “杀意全无保留的暴露出来,而且还在这里大开大合的战斗,若说你是刺客……”德莱厄斯大笑着,自顾自的说了起来,“不如说你是冲锋陷阵的武将更为合适呢!”
  “要你管!!”卡特怒喝,挥刀割开面前德玛西亚士兵的喉咙。
  “那么接下来你要干什么?”德莱厄斯把斧头放下,喘了几口气,“就这样混在一群臭男人中间打打杀杀吗?”
  “我要弥补我所犯下的过失!”卡特甩手扔出一把匕首,那刀尖直直刺穿一个德玛西亚士兵的侧颈。
  “你也对那个男人感兴趣?”德莱厄斯露出诡异的笑容,再次把斧子提起,朝远在敌阵中心,骑在白色骏马上的盖伦看去。
  “兴趣?”卡特美目嗔怒,咬牙切齿。
  又是一道血弧在她面前出现。
  “我要杀了他!!!”

雨渐渐的停了,另一端的云边缓缓露出夕阳,无数光芒穿透天际,将原本灰蒙蒙一片的天空染上绚丽的色彩。
  诺斯守备弃城门而出兵反击,再加上局势的些许变动,尽管在数量上稍占劣势,却在士气上稳稳的打压住了德玛西亚人。
  尽管士气高昂,但是人数差距所带来的影响还是存在的,毕竟盖伦所带领的无畏先锋也不是泛泛之辈,在锐气被挫之后,他们迅速的调整状态,一边以防守姿态缓缓后撤,一边调息恢复体力。
  总之在一阵惨烈的拼杀之后,不光德玛西亚,诺克萨斯也死了很多人。
  不同于人数上千的无畏先锋,诺斯守备每死十名士兵,持久消耗的战力就会越下降几分。但他们仍然义无反顾的发起冲锋,以传统诺克萨斯人一般的无畏姿态挥动武器冲向密密麻麻敌阵。
  德莱厄斯与卡特琳娜,两名站在诺斯守备前线浴血征杀的强者屹立不倒,士兵们就会狂热的追随着他们奋战到底。
  尽管双方各有大量损伤,但战斗仍没有停止的迹象。
  照着个势头下去,看来非要杀到某一方的的士兵死光,才能罢休了。

  在两军交兵,前排紧紧靠在一起的时候,远程攻击魔法的作用就相对有限了。因为法师们均站在中后列,胡乱朝前列施法的话反倒会打中自己人,只有一股脑的把魔法尽可能远的施向敌军阵列中心了,不过那么做的话,无论是魔法威力,还是弹道速度都会大大下降,使得其威胁性小了很多。
  德莱厄斯和卡特站在诺克萨斯队列的最前方,一把巨斧横扫千军,两把匕首染血飞舞,饶是两人再强,耗费的体力是不可能凭空回复的。在千军万马中,两人的身上也有一些并不妨碍战斗的擦伤。
  他们仍然硬着头皮继续前进,或者说是继续逞强更加合适。
  德莱厄斯是诺斯守备的精神支柱,他不但不能倒下,更要带着士兵们杀退敌人,在战斗结束之前决不能后退。
  而卡特琳娜则是弥补自己的过失,洗刷屈辱,她费了大半天时间赶到了这儿,更没有后退的理由。
  两人心里明白,再这么打下去的话,人数劣势将会更加明显,所以他们两人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杀掉敌方主将——盖伦。

  而在无畏先锋的列队中间,盖伦仍安然无恙,被一列列重盾士兵严严实实的保护在重围里。无数源自诺克萨斯阵营的魔法划过天空远远的投射到盖伦的前上方,无数黑色闪电和绿色火花仿佛触碰到空气壁障一般,在盖伦的上空瓦解崩裂,化作基本的魔力元素溃散。作为保护将军的魔力障壁,当然不是一般的攻击魔法就能轻易突破的。
  “威斯克……还不行吗?”盖伦看到前方不断被屠杀的德玛西亚士兵,满脸焦急的神色,“如果我早一点冲上去,我可以救更多士兵!”
  “差不多是时候了……”威斯克仰头观察了一下诺克萨斯的军队,轻轻叹了口气,“千万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,阁下。”
  “好!!!”盖伦等这句话很久了。
  威斯克大喝一声,大声命令前排列队的士兵散开,为盖伦让出一条前行的道路。
  “全军解除防守姿态,随我冲锋!!!!”盖伦仰天大吼。
  士兵们听到了盖伦的命令,纷纷调整姿态,收盾举剑。
  “德玛西亚!!!”盖伦大吼着高举长剑,左手拉动缰绳策马冲锋,他极快的穿过魔力障壁,穿过前排士兵们腾出的空地,朝着短兵交接的最前线冲去。

  “将军冲阵了!!!!”
  “大家不要放弃!轮到我们进攻了!!!”
  “无所畏惧!!湖北得了癫痫病能治好吗!”
  “德玛西亚!!!”
  “冲啊……呃啊!!!”
  德玛西亚的士兵们也纷纷振作了起来,看来盖伦的号召力所带动的士气,完全不下于德莱厄斯和卡特琳娜两人。无畏先锋的士兵们对盖伦抱着十足的信心,在他新晋成为最年轻的将军之前,就是屡立战功的杰出领导者。更可贵的是,他向来视自己兵团里的兵卒如手足般亲切,一同吃饭睡觉,一起出生入死。他们拥戴盖伦,更胜于他们所服从过的任何一个军官。
  而现在,盖伦正如往常一般,按耐不住保护部下的冲动,带头冲锋在最前线。每次战斗时出现这样的情景,大抵是无畏先锋离胜利不远了。
  看着盖伦的白马从身边掠过,士兵们感觉自己凭空恢复了好几成体力,即刻间运起最大的气力吼着“德玛西亚”挥剑紧跟盖伦的步伐前进。
  随着盖伦的命令,所有德玛西亚军队一改之前的后退防御姿态,他们迸发出更加强烈的热情与士气,随着盖伦剑指的敌阵冲去。

  反观诺克萨斯军队,在经过一系列的消耗之后略显疲惫,虽然士气不减,但是双方的体力对比已经置换了。
  无畏先锋还剩九百多人,而诺斯守备只有六百多人了。这将近三分之一的差距,可不是简单的士气便能拉近的,也不是一两个猛将就能填充的。
  杜克卡奥家的继承人,让我试试你的实力吧!盖伦策马猛喝,双眼直直看向在前方挥刀浴血的卡特。
  “弟兄们!离我远一点儿!!”盖伦大声命令士兵不要插手自己的战斗,这是他冲在最前方的惯例要求。
  那个傻瓜……竟然直接冲出来了?卡特刚刚刺死一名德玛西亚士兵,抬头就看到了骑马冲锋的盖伦,此刻他正离自己不到十几米的距离,再过几秒就冲到这边来了。
  这可给我省了不少功夫!!卡特轻咬嘴唇,抬手掷出数把飞刀。
  盖伦一眼就看到卡特扔来的飞刀,他右手紧握大剑朝前方猛挥,“铛!铛!”两声轻响,两把飞刀被大剑弹飞。
  “噗呲!!!”刀刃入肉,盖伦胯下的白马嘶吼着喷出鲜血,还有一把没被弹飞的飞刀刺进了白马的喉咙里。

  盖伦皱眉,迅速把双脚从马镫里抽出,左手猛然使力按在白马的背脊上。
  “昂!!”白马前蹄不稳,整个身体前屈着扑倒,继而向前翻滚进满是泥泞血污的地面,而马背上的盖伦一跃而起,双手高举大剑腾于空中。
  致命打击!!!盖伦大吼一声,挥动蕴含斗气的大剑朝卡特直直斩下。
  “铛!!!!”嘹亮的金铁相交之声响起,火星闪过,落地的盖伦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大剑之下出现一把巨大的斧头,斧子上面布满了砍划的凿印,而这一记斩击更在斧子上留下新的痕迹;除了斩痕外,斧子上面更显眼的是赤红的血迹,几乎浸满了斧子的整个刃面。
  “哼哼……”德莱厄斯露出狞笑,“终于和你交手了。”
  盖伦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诺克萨斯的百夫长,从一开始的城墙斩杀,再到现在的前阵厮杀,这个男人的表现都是魄力十足。而更令盖伦惊讶的是,在消耗了那么多的体力之后,还能稳稳的挡住自己的致命打击,这个男人的力气,实在不一般!
  “记住这个以后会让你们闻风丧胆的名字吧,德玛西亚人……”德莱厄斯猛然挥动巨斧,就连盖伦也不由得为之所动,被巨斧朝后方推开了好几步。
  “德莱厄斯!!!”宛如雷鸣般的怒喊响起,盖伦感到凌人的杀气扑面而来。

(未完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